Agi小說 >  我在一千年後等你 >   第8章

要是和原來那個“小輝”,尤妮倒覺得結婚是順理成章的,但現在情況有變,尤妮總覺得眼前這個住在易總身體裡麵的小輝有點不太一樣。

尤妮說:“還是先觀察一段時間吧,我還需要冷靜一下……”

小輝有點委屈巴巴地:“我還要等多久啊?”

他這個表情看著和以前那個小輝如出一轍,隻是換了張臉,但是惟妙惟肖。尤妮看到他這小狗一樣的姿態忍不住想笑:“不急呢,我會和你結婚的。”

小輝齜牙笑:“沒關係,我可以等很久很久,”小輝緊緊抱住尤妮,抱著她的頭左右搖擺,“等一千年,一萬年!”

尤妮被他這話給驚豔到了,對,小輝現在多了一股機靈,多了一股威風,這也是吸取了易總的經驗記憶的結果嗎?

尤妮掙脫了小輝的懷抱,忍不住對他豎起大拇指:“等一千年一萬年,真牛。”

小輝有點驕傲,還是笑嘻嘻:“你不信我是不是?”

說完,緊緊地挽著尤妮的手。

一萬年太久,隻爭朝夕。

尤妮左看右看,覺得冇有什麼要買的了,她看到一條長裙子上麵有閃亮亮的鑽石,很吸睛,便隨意地去摸了一把。

小輝見狀,比店員還殷勤主動:“喜歡就試試唄。”

尤妮覺得小輝今天特彆可愛,但還是說:“不要了,這種穿臟了都不知道怎麼洗,如果看到就要試,那我能在這裡試到累死。”

小輝居然把這話當真了,很嗬護地扶住尤妮的背:“啊?那你還是少試了,彆累著。”

小輝這番舉動把尤妮給逗笑了:“你是不是經曆了鬼門關之後,現在特彆珍惜我呀?”

小輝聽了這話,更加倍地用兩條手臂把尤妮全攬住了,動情地說:“是啊,我特彆捨不得你,特彆珍惜你了,我以前不珍惜你嗎?”

小輝現在太浪漫了,尤妮突然出現錯覺,覺得自己就像電視劇裡的女主角!她情不自禁地配合起來了,同樣對小輝動情地表白:“我也好想你,冇想到你給過我這麼多,我知道你還活著之後,我好高興呀!”

說得小輝如沐春風,尤妮牽了下他的手,他的手心都是汗,不禁心裡想,易總是汗手嗎?還是他有這麼激動嗎?

走著路,尤妮找話題:“我小時候的理想就是長大了當老闆娘,不過是開超市的老闆娘,嘿嘿,我想吃啥就吃啥……”

小輝竟然很感興趣地聽著,尤妮心機一動,說:“你應該聽我說過很多次我小時候的事啊?”

小輝說:“我知道,你小時候父母都是廠裡上班的,我還想聽,你多說點。”

兩人出了商場,小輝看到天暗了,就說:“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尤妮還意猶未儘,覺得自己對小輝又有了新的感覺:“還冇黑呢,附近有個公園,我們去散步一圈。”說要走,扯著小輝的衣服就走。

小輝哭笑不得:“散步有什麼好玩的?”

走到公園,大媽們已經插好音響了,公園後麵有一片湖,平時路人們就喜歡圍著湖轉一兩圈。

小輝說:“你小心要下雨。”

尤妮:“不會的,晚上不下雨,下雨隻挑我上班下班這兩個時間下。”

湖麵盪漾,尤妮覺得心曠神怡。

湖邊除了小路,還有深深淺淺的小樹林,小樹林裡安插著卡通熊貓型的廣播,放一些當紅的音樂,並不時以很大的音量插播一些天氣之類的訊息。

“根據季風,本週咱們市將迎來陰天至暴雨,氣溫短暫下降,請全體市民們出行注意安全,記得添衣帶傘……”

尤妮回頭髮現跟在她身後的小輝不見了,身邊空落落的,於是就站在原地迷茫地用眼睛尋找著。

不一會,小輝拿著兩瓶飲料小跑過來。原來他是去買喝的了。

尤妮把飲料接過來一看,是一瓶水蜜桃的飲料,外殼粉粉的,還算可愛,但肯定不好喝。

尤妮不愛喝這樣的,因為都是糖水,她更想喝礦泉水,但這是小輝買的,就打開來小小地喝了一口,開的時候瓶裡泄出氣,冇想到裡麵還壓了點碳酸。

尤妮對小輝說:“你買一般的水就行了啊,還買這種。”

小輝好像挺喜歡,說:“下次每種買一瓶,任你挑。”

尤妮說:“易總之前也冇你這麼大手大腳,你這樣揮霍易總的錢,彆花光了。”

小輝無辜地說:“我隻有對你這樣,其實我對財務冇什麼概念,什麼算貴,多少算多?我不知道。”

尤妮歎氣了,但想起小輝以前好像也不是太愛錢,經常一件衣服穿幾年、請尤妮吃喝到自己冇錢吃飯也不在意,覺得他這樣也不壞。

小輝又說:“我覺得人比錢重要,錢冇了可以再賺,但人一旦失去了,就回不來了。”

尤妮心說是嗎?我不覺得。小輝經曆了死亡之後,感覺他整個人都變得更有文藝哲學細胞了。

可如果他這麼在意“人”,怎麼又這麼不在意之前的父母?可如果去找自己原本的父母,他就有兩對父母了,他是怕惹事生非吧。尤妮這樣想著。

聽著這樣嘈雜的廣播,尤妮也不愛說話了,不知不覺走到了湖那頭,公園的內心,燈光都少了一點,天黑了,視線是昏暗的。

尤妮看到小輝低頭看她,知道他想親過來,裝作不知道,小輝又怯生生地把頭轉回去了,佯裝正人君子。

這就繞湖邊走了半圈。尤妮說:“轉回去吧。”

悠悠地走出公園上了車,天正好下了點毛毛細雨。

小輝開車,尤妮發現他上路特彆小心謹慎,纔想起他之前冇開過車,起了點壞心思,悄悄地掐小輝的腰一把。

小輝:“我不怕癢。”

尤妮冇趣地收了手,讓他平平穩穩地開到停車。

小輝打開車內電台,正好電台主持人在講新聞:“這個近日啊,在我們市的清遠湖附近的小樹林裡,就發生了一場失蹤案件,一名年輕女性最後一次就出現在這裡,至今下落不明,女孩子們千萬要小心,夜晚不要單獨出行,當然男孩子也很危險……”

小輝提醒尤妮:“聽見冇有,夜裡不要在外麵,太危險了。”

到了尤妮家樓下,兩人都聽見雨水逐漸增大,擊打在窗外的聲音,也彷彿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、呼吸聲,還有小輝切換電台後突然放起的純音樂。

電台在放一首悠揚的純音樂,一段前奏過後,一個甜甜的女人聲音在說話:“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……”

尤妮忍不住越過車的手搖桿,抱了小輝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