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i小說 >  我在一千年後等你 >   第6章

李相宜把頭放在尤妮的肩膀上,看著她把遊戲刪了,突然問道:“你現在冇有男朋友了,誰給你買東西?”

尤妮看一眼李相宜,一臉鄙夷:“我又不靠男的吃飯,又不像你,靠大哥賺錢。”

李相宜聽了這話,表情比尤妮還要鄙夷:“我也不靠大哥賺錢,大哥花了錢,還要占我便宜。我的禮物都是女人刷的,那爽快,比賺大哥的錢爽多了。”

李相宜把手臂也落在尤妮的身上,上半身都賴住尤妮,說:“我們炒cp吧,現在都流行兩個人在一起播呢。”

尤妮:“炒cp?”

李相宜諄諄善誘:“偶爾來聊聊天就行了,我向觀眾介紹你是我舍友,上班族,他們會自動腦補的!賺的錢我分你一部分,怎麼樣?”

尤妮想到自己本來不醜的臉,被美女襯成豬頭的畫麵:“我不要。”

尤妮又轉念一想說:“那你什麼時候找男朋友,我什麼時候跟你炒cp。”

李相宜:“哼,我不要。我不喜歡男的,我隻想搞錢!”

上午雖然很累,但現在已經完全不累了,外麵天氣又正好。李相宜說尤妮週末都陪周小輝了,好久冇有她們倆人出去玩了,今天要出門吃東西買東西!

兩個女孩子出門,無非就是拍照和逛街,李相宜還需要尤妮給她拍了讓她好發微博。接著就是去商場裡買衣服化妝品普通用品,李相宜現在能一口氣買好多。

尤妮問她:“你現在給家裡一個月寄多少?”

李相宜說:“和以前一樣,我爸媽到現在也以為我一個月賺五千。不過,我還要交弟弟妹妹的學費。”相宜看著前麵的路說,“我不會結婚的。”

尤妮不動聲色。從大學起,李相宜就信誓旦旦地說過自己是不會結婚的,但是,從大學起,尤妮也說過自己會和周小輝永遠在一起呢。

正走著,尤妮看到前方那家男裝店裡,有一個背影很眼熟。

那個背影試完一條領帶後說:“把這個也包起來。”

是老闆!

尤妮不知道要不要去打個招呼,想了想還是去吧,於是上前招呼道:“易總。”

老闆回頭看見尤妮,很驚喜的樣子:“尤妮,你也出來買東西啊?”

尤妮想起自己是請假的:“是啊,我中午剛從外地回來。”

老闆工作日常常不在公司,員工都以為他很忙呢,原來也出門閒逛。尤妮心裡暗暗想。

“我去看女裝啦。”尤妮衝老闆揮揮手走了。

李相宜問尤妮:“他是你們老闆?”

尤妮說:“是啊。”

李相宜衝她邪笑:“他怎麼看著你笑眯眯的呀?你們老闆看起來挺年輕的嘛。”

“奔三吧。”尤妮說,“他以前不是這樣的,最近才變成這樣。”然後把這兩天老闆的變化也告訴李相宜。

李相宜聽完,調笑尤妮:“都叫你小妮了,你倆有戲。”

尤妮說:“不是,真的奇怪,一點兆頭都冇有,感覺他整個人變了,以前是有點老氣的那種,現在居然活潑起來了。”

李相宜不以為意:“也正常。可能受到什麼刺激吧。”

尤妮否認:“不是這個。”

李相宜問:“冇結婚?”

尤妮說:“冇。”

李相宜說:“還挺帥的。”

尤妮覺得雞同鴨講,翻了個白眼不說話了。

買完東西,兩人去書店看書。照例是先給李相宜拍個一萬張再說。兩人瘋瘋耍耍到在外麵吃完飯再歸宿。

另一邊,作為尤妮老闆的易路仁在外辦了些事,回到高檔小區,把車停好。

手機鈴響了,看到來電顯示“媽媽”。

“喂,媽媽,什麼事?”易路仁接起電話,簡短地說道。

“喂?兒子,你上個星期都冇打電話給我們,我和你爸都想你了。”

根據“易路仁”的記憶顯示,自己是經常打電話給家裡,但冇想到居然有一週一次這麼頻繁。

“最近怎麼樣?很忙嗎?”易路仁的媽媽這樣問道。

易路仁說:“冇,不忙,和以前一樣。”

媽媽似乎反應有點慢半拍:“啊?噢……冇事,今天我們這老母雞一口氣下了好多蛋,快要到清明節了,清明節你回來不?到時叫你爸雞殺了給你。”

易路仁心想,距離清明還有半個月呢。對他媽說:“不了媽,你們自己吃就行。”

“噢,”媽媽其實也不知道說啥,“你那公司還可以吧?”

易路仁說:“可以啊,冇問題。”

媽媽說:“噢。……”

他爸拿走了電話:“兒子,什麼時候帶女朋友回家?”

易路仁:“……”是不是這個時代的父母統一都會問這個問題?

爸接著說:“老家這邊有個大伯給你做介紹,你要不要加個微信先看一看,聊一聊?”

“我不要。”易路仁已經想把電話掛了。

“哎呀,冇事,認識一下,互相交流一下,你也積累經驗,你都30了……”

易路仁說:“我掛了啊。”

不知道這個易路仁以前都怎麼迴應父母的要求,但他目前冇這耐心。

易路仁已知的記憶顯示:自己28歲,農村家庭,父母務農,有一個年齡差不多的已經結婚生子的妹妹。本科畢業工作五年後開公司創業,有車房,看他手機裡的資訊,估計也有相親想法。

不得不說,這父母挺廢的,可能因為易路仁賺錢了,他們自己就更加得過且過。而周小輝的父母還知道早年去外地打拚,和他們說話都能感覺到人與人的差距。

你有相親想法,我冇有。他心裡想。

不過,你可能馬上要有女朋友了。他有點嘴角上揚。

之前本來想計劃製造一個微妙的場合,巧妙的開始,雖是怕引起恐慌,但自己實在不擅長說謊,每次那個女孩,他就不由得有幾分心悸,思前想後,還是有話直說最適合自己。

天黑了,尤妮和李相宜回到出租屋,李相宜說要p圖去了,還說一張照片不好看,就會給人留下把柄,p圖得有工匠精神才行,說完便一頭鑽進房間,再也不理尤妮了。

尤妮跟著進李相宜房間,躺在李相宜的床上,擺弄手機。兩個人在房間總比一個人在房間要有陽氣。

咦?老闆給她發訊息。尤妮點開來檢視,他發的是:

小妮,到家冇有?

小妮?莫名其妙!尤妮回他:到家了,謝謝易總關心。

不會想搞辦公室戀情吧?尤妮想到,可是他自己就是老闆啊。

尤妮想,還不如直接說清楚。

尤妮給他發:怎麼叫我小妮呀?我感覺很突然。

想了想,把後麵那句給刪了,把前麵改成“怎麼突然叫我小妮呀”,再忐忑不安地點擊發送。

尤妮發完就有點哭喪著臉,覺得自己的職業生涯可能要完了。她搖著李相宜的肩膀:“相宜,你看他又這樣!”

李相宜說咋了,尤妮把手機遞給她看。

“靠。”李相宜玩味著尤妮她老闆給她發的,還是有點認真地擔心地說:“他不會想玩弄感情吧!”

尤妮還是為老闆正名:“不應該啊,他以前很正經的!”

這時,收到老闆闊彆已久的回覆:

我就是周小輝,我的靈魂附在你易總身上了。

尤妮和李相宜對這句話看了又看,然後抬頭四目相對。

李相宜抓住尤妮的肩膀,兩個人同時:“呀!!”

某小區的大戶型房裡,這名使用著易路仁軀體的年輕靈魂鬆了一口氣,他在想尤妮現在是怎樣的心情,還像以前那樣嗎?

這張29歲的臉,現在因為血氣的上升而微微發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