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i小說 >  我在一千年後等你 >   第5章

尤妮吃完一碗飯,看到李相宜的回覆:?!

這時,有人碰了碰尤妮的手肘,尤妮抬頭一看是一旁的小輝媽。小輝媽對尤妮說:“你跟我過來。”

飯桌上的其他人們本來有說有笑,看到尤妮、小輝媽和小輝爸站起身,他們也不說不笑了,也不問,就低頭吃飯。

小輝媽把尤妮帶到二樓,小輝爸隨後上樓。尤妮被小輝媽帶到樓上一個房間的窗戶前,小輝媽和小輝爸一個站她左前方,一個站她右前方,三人形成一個三角形,一人站一個角,這樣的站位讓尤妮感到緊張。

尤妮大概猜到他們想說什麼。

隻見小輝媽深呼吸,然後像背誦課文一樣緩慢地說:“鄒小飛還在上學的時候,我們就把家裡的一套房給了他……”

尤妮點頭等她說完。

“他在家裡是鍋孝順孩子,不知道為什麼前些時候會去寫這鍋遺產,我們都不知道,警察也不管,雖然這鍋房子比較偏遠,地段也不好……”

“……”小輝媽越說越快,但似乎編不下去了,“你打算怎麼處理那房子?”

尤妮胸有成竹,不暇思索地回答小輝媽:“阿姨,那不是我的,我不要,您是周小輝的媽媽,他的遺產應該給您。”

小輝媽像一根緊繃的弦鬆了,但還是說:“可以,那你不迴應遺產,不作任何表示就行了。”小輝爸連忙在一旁跟著說:“嗯,你不作表示就行了。”

對話結束,小輝媽還想補充點什麼,但也不知道說什麼,就問尤妮:“你和周小輝談戀愛多久了?”

尤妮說:“一年多一點。”

小輝媽點點頭,又問:“你老家哪裡的?”

尤妮說:“我是w城人。”

小輝媽張張嘴,但她腦子一片空白,導致場麵陷入僵持尷尬的局麵,三個人連同他們周圍的空氣都像被水泥固定住了一般。

尤妮想,可能小輝媽想問她什麼時候走,於是主動開口說了:“阿姨,我隻請了兩天假,遺產我不會要,明天上午我就回去。”

小輝媽說:“嗯,好好工作。”

尤妮給李相宜發訊息:我又不要了。

李相宜:喔。

一下午無所事事,晚飯過後,尤妮看到他們進行了一些“禮數”:請了一位老師傅,嘰裡咕嚕不知道對著靈位說的啥,小輝爸和小輝媽各跪拜一個蒲團,其他人也跪,他們跪得久一些。

尤妮也跟著其他人跪拜和站起。

小輝爸和小輝媽跪到12點,被人扶著起身,該睡覺了。

這樣的禮節,本是為年輕人送年老人設計的吧,而現在是白髮人送黑髮人,也是一種不倫不類的悲楚。

農村偏遠,都留宿,但房間不夠,所以把尤妮安排到鄰居家過了一夜。

第二天清早起來,尤妮覺得該走了,但小輝媽說要“送”小輝,問尤妮要不要一起,尤妮也不太想走得那麼快,就積極參加了他們的送靈隊伍。

他們的送靈就是伴隨著殯儀隊的敲鑼打鼓聲,大家排成一長排上山,將那白色花圈、紙紮的樓房轎車、元寶和幾個紙女人,等等堆在一堆,再放一把火燒了,然後一幫親友們把這火焰圍起來,由一個舉旗的人牽頭,圍著這把火轉圈走路。三圈轉完,死者的靈魂才被送走。

尤妮跟著隊伍轉了第一圈,好巧不巧,天,明亮的,卻突然下起雨,一開始是大顆大顆的雨,稀稀拉拉地掉在他們的臉上、身上,遠處還刮來了風,吹得這山裡草木沙沙作響。

尤妮有點吃驚,但看看其他人無動於衷,而是繼續轉圈,轉到第二圈。

雨是驟然變大的。大雨傾盆,風吹得如同發瘋,把雨水都吹斜了,火燃得大,雨更大,如同上天在對小輝的葬禮提出控訴,巨大的雨聲,好像天上的靈在申冤。尤妮隻覺得冷,但看其他人像冇有受到影響,她也在心裡告訴自己這隻是一次天氣驟變,暗暗叫自己不要想太多了。

轉到第三圈了,但剛開始冇幾秒,火當然扛不住雨水的侵襲,滅了,留下一團黑。大家堅持著把第三圈轉完,全過程除了雨冇有一個人說話。

更巧更奇怪的是,這雨隻下了一會兒,撒尿都比它快。下山回去的路上,雨就停了。

小輝爸的頭髮還往下淌著水,尤妮聽到他在隊伍前麵啐了一句:“操,剛怎麼不停!”

回去之後他們開始討論這事,都說是小輝死不瞑目。

尤妮對小輝媽說:“我要回去了。”

小輝媽說:“吃過飯再走吧。”

尤妮說:“我還是回去,買了車票了,回去剛好趕上吃飯。”

小輝媽:“喔,買了車票啊,那冇辦法了。我幫你叫個出去的車吧。”

等車中。小輝媽閒著無事,打開手機看相冊裡的圖片,一邊給尤妮看,嘴裡一邊說:“其實我讓你來,也是想看看小飛的女朋友是什麼樣子,小輝對你很好,還給房子裡放了傢俱,裝飾……”

居然還是個郊區小彆墅。小輝媽翻了幾張室內圖不翻了,可能怕尤妮反悔,連忙又把手機黑屏了。

小輝媽看著尤妮的臉說:“我們小飛真的很不錯。”

尤妮暗笑,這一兩天就能看出小輝媽真是個直人。

剛剛那幾張圖片,尤妮看了覺得眼熟,纔想起來這就是按照遊戲裡的樣子擺的。

沙發的位置,植物的位置,床頭的黑色零食架。最有發言權的是樓梯間掛著的那一幅畫,色調,尺寸都太像了,小輝不喜歡這幅畫,他上線的時候摘了,尤妮上線的時候又掛上,還命令他不許摘。

小輝對她付出很多。

在學校的時候,就是尤妮要什麼給什麼,就是比較直男,每次都要尤妮要。

自己脖子上的這條項鍊是小輝給買的,衣櫃鞋櫃裡還有一些衣服鞋子是小輝給買的。

現在用的這部手機,小輝出錢給她換的。

如果說那些都是小錢,那這棟小樓足以讓尤妮很感動很感動了。

尤妮不知道說什麼,隻能回饋一句:“謝謝阿姨。”

一輛麪包車來了。小輝媽突然從包裡數出一遝錢來,說:“妹子,阿姨其實挺喜歡你的……”

尤妮一驚,使出她從小練到大的過年推紅包**,一邊坐上車了:“阿姨我不要!”

高手過招,小輝媽眼疾手快地把錢強塞進尤妮的口袋:“回去好好上學,呸,上班!”

尤妮還在說:“我不能要啊!”

司機:“車要開了。”

車門關了,尤妮把頭伸出車窗外:“謝謝阿姨啊!”

小輝媽目送麪包車,朝尤妮揮手。

等回到住所,尤妮已經累得半死,她一邊扒拉熱飯,一邊把去參加葬禮的見聞都告訴了李相宜,李相宜沉思兩秒:“周小輝這個事聽著怪怪的,但是又讓人無言以對。”

尤妮說:“還破綻呢,要是有什麼的話,警察早就查了。”

李相宜說:“很反常。”

尤妮嘴裡有食物,說話含混不清:“還好他們家還有個姐姐,要不然太慘了。”

吃完飯,尤妮屈腿坐在沙發上,看著手機桌麵,忽然動手把遊戲卸載了。

是為葬。